底慧敏正在細心地照顧媽媽對話人物
   底慧敏,鄭州師範學院生命科學學院大一學生。為了照顧變成植物人的媽媽,底慧敏在城中村租了房子與媽媽一起生活,她每天給媽媽做飯、擦身、按摩,還用手一點一點幫媽媽清理乾結的糞便……生活的艱辛,使19歲的她早生華髮,染髮劑總是遮不了幾天。
  對話背景
   昨日,底慧敏的輔導員江婧接受華商報記者採訪時說,底慧敏原本也像其他同學一樣住宿舍,但那樣不能照顧母親,於是便退掉宿舍,在城中村租了一間房與母親和弟弟同住。“她家離學校不算近,每天都是騎自行車往返,中午也要回去做飯,不然媽媽就要餓肚子了。”江婧介紹,得知底慧敏的境況後,學校為她提供了一年3000元的助學金,班裡的同學也都自發為底慧敏捐款,併在周末時輪流去家裡照顧她的母親。儘管如此,“底慧敏非常自立,每周都去打工貼補家用。”
   江婧說,雖然底慧敏每天都非常辛苦,但她依然非常樂觀開朗,“她很上進很陽光,總是帶著笑臉,你看不出她正經歷困境。”此外,底慧敏入學時成績是全班第一,照顧母親並未影響她的學業,“她基礎好,也非常自覺,每天早上都起很早,該完成的功課從來都沒有落下。她的成績肯定可以拿到學年獎學金。”
  15平方米的租住屋被床擺滿了
   華商報:媽媽是什麼時候變成現在這樣的?
   底慧敏:已經有快一年半了,去年7月16日,當時我要升高三,因為暑假要補課,就打電話讓媽媽幫我送一些書到學校。媽媽騎電動車在半路上摔倒了,我趕到醫院時她除了呼吸,就沒有其他意識了,醫生說是側重型顱腦損傷。
   華商報:出事後一直由你照顧嗎?
   底慧敏:我弟弟和爸爸照顧過一段時間,那時我剛上高三,學習很緊張,還住校,只能兩周回去一次,也幫不上什麼忙。我就向學校請假回家複習兩個月,那段時間爸爸才能有時間出去打工掙錢還債。爸爸回來後看我這樣根本沒辦法考大學,就把我趕回學校複習,之後都是他們照顧媽媽。
   華商報:上大學後,為了照顧媽媽,你退掉了宿舍?
   底慧敏:我上大學了嘛,全家就我最閑,我爸要打工掙錢,我二弟弟上中學,學習比我緊張。所以把媽媽接來鄭州由我照顧。租的是個15平方米的單間,一個月300元,我跟媽媽睡一張床,大弟弟睡一張床,家裡被床擺滿了。
   華商報:現在天氣這麼冷,屋裡有暖氣嗎?
   底慧敏:沒有暖氣,我媽冬天不能受冷,取暖是個大問題。我本想燒煤球,但擔心我上學走了我媽一個人在家不安全,沒敢用。電熱毯也不能用,因為我媽經常會尿濕褥子,我怕她觸電。現在我也沒有別的辦法,只能給她多蓋一床被子。今天(22日)有好心人送我一個可充電的暖手寶,我放被窩裡給我媽暖腳了。
  每次喂飯時,先幫嘗嘗熱不熱
   華商報:你都給媽媽做什麼吃的呢?
   底慧敏:一天三頓,一頓鹹的兩頓甜的,每天要保證兩個雞蛋,不能多也不能少。她雖然不能動,但有味覺的,喜歡吃點有味道的。如果覺得味道不好她就會吐出來。有時我把饅頭弄碎加番茄雞蛋熬成糊狀,有時來不及就用開水泡饅頭再加點糖,有時也熬點大米粥。只能吃流食,而且她沒有知覺,之前在家時幾次被燙出泡,所以現在每次喂飯時,我得先幫她嘗嘗熱不熱,再嚼碎喂給她。一頓飯她要是好好吃的話,半小時就能喂完,但有時她不想吃,一個小時都喂不完。
   華商報:除了給媽媽做飯、喂飯,每天還要為媽媽做什麼?
   底慧敏:我每天早上5點多起床,先給媽媽換尿褲,幫她擦擦臉、動動身子,再給她做飯、喂飯。早上時間比較緊,我經常沒時間吃早飯。以前每天要給媽媽擦身,現在天冷了,不敢給她擦,她暖不了被窩。只能在她大便後給她擦乾凈,其他時間不怎麼擦。媽媽大小便失禁,所以每次一回家都要先給她換尿褲,洗被褥,現在天冷,有時被褥很難曬乾。今天(22日)有好心人送我紙尿褲,我一看,啊,我媽能用,太興奮了。
   華商報:我看到照片上,你已經有了不少白頭髮。為什麼會這樣?
   底慧敏:我頭髮已經白了三分之二了,今天還有好多好心人給我送染髮劑呢。有點少白頭成分吧,還有就是操心操的吧,真的感覺心都要操碎了。媽媽出事後,感覺半年內頭髮就白了,說實話,我爸我媽的白頭髮加起來還沒有我的一半多,如果是遺傳也不會這麼厲害吧。(笑)現在每天都比較忙,除了照顧媽媽,還要照顧過繼到大爺家的大弟弟,他14歲正是叛逆期呢,我管不住,有時還故意氣我。
   華商報:你們現在靠什麼維持生活?
   底慧敏:我上大學以來,每周都打工,還沒歇過呢,到現在我沒問我爸要過一分錢生活費。我爸掙的錢要還給我媽治病欠下的債,我不想增加他的負擔。而且高考錄取後,宋河老子教育基金給了我1萬元的助學金,除了5000元交學費,每個月打500元。這些補助和我做兼職掙的錢剛好能養活我媽和我。
  媽媽接來後,從沒睡過午覺
   華商報:覺得委屈嗎?
   底慧敏:沒什麼委屈不委屈的,這就是我的責任,我要認真做好。我要照顧好我媽、我要好好學習、我要掙錢,這些都是我的信念。
   華商報:身體吃得消嗎?
   底慧敏:我以前一到冬天就得進醫院,現在每天騎車兩個多小時,身體挺壯的,沒怎麼生過病,即使生病了也不用治,抗一抗慢慢自己就好了。估計現在練的,下次學校有長跑比賽我也能拿上名次。(笑)不過就是有時比較困,把媽媽接來後,我從沒睡過午覺,有時實在太累了,竟然能在我最喜歡的計算機課上睡著了。
   華商報:你每天要照顧媽媽,周末還要打工,會不會影響學業?
   底慧敏:我就當用別人玩的時間照顧我媽了。學習我肯定不會放鬆的,我可是奔著獎學金呢,最高獎學金有8000元呢,要是我能拿到,一年都可以不用做兼職了。(笑)
   華商報:照片中你笑得非常燦爛。你一直這麼開朗嗎?
   底慧敏:以前不怎麼開朗。特別是我媽剛出事時,我覺得我一輩子都不會再笑了。我特別自責,就因為我一個錯誤的決定,葬送了我媽一輩子的幸福,要是我不讓我媽送書,就不會有這事。那段時間我特沮喪,同學都很擔心,每次我回到寢室,同學都要跟著我,就怕我想不開乾出什麼事。進了大學,能天天陪著媽媽,我也越過越有信心了,也變得開朗了。
   華商報:你有什麼理想嗎?
   底慧敏:希望將來能利用家裡的土地資源創業,掙大錢,給媽媽治病。所以我特別希望能考上中國農業大學的研究生,多學些知識技術,給創業做準備。 華商報記者 劉苗  (原標題:“能天天陪著媽媽 我越過越有信心”)
創作者介紹

Vista

sy69syswc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